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金网
>
聚合
>
资讯

刘学州为什么被网暴 刘学州到底做错了什么

2022-01-24 15:58:24 来源:

网络世界的人性,没有了环境制约,变的随意肆无忌惮的恶言污语,权利没有了制约,它会变得毫无底线的膨胀利己,人之初,无善恶,古圣贤的伟大在于给人于定义,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懂得自我约束,知善恶,病毒对人的侵害,还可以理解为自身的传播与生存,而人对人的侵害,往往脱离了生存,或许仅仅只是欲望情绪的宣泄。

出生3个月时被养父母买来,4岁时养父母因烟花爆竹事故意外去世。童年遭遇过校园暴力、孤立和猥亵。长大后,想要找到亲生父母,结果发现原来是亲生父母把他卖了。而且在寻亲后被亲生父母二次抛弃,同时遭遇网络暴力,最后选择以死证清白。刘学州在离开世界前,把网友资助他的钱捐给了孤儿院。

而这一切,都是在他最后一条微博的长文里写下的,可谓是 字字泣血。

img

经历了这么多,刘学州选择在三亚海边吃过量的抗抑郁药离开这个世界。虽然被好心人发现送到医院抢救,但已经来不及。 刘学州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快了,短时间内面对的恶的含量太重了。

养父母双亡,通过网络寻亲

看到孙海洋夫妇寻子成功,和大家一样都很感动的。刘学州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父母是养父母,而不是生父母,就起了寻亲的念头。

img

经过一番小小的曲折,刘学州发现亲生父母已经离婚各自再婚,对于孩子的找上门也都不主动。

可当刘学州和生父母当面认亲之后,故事开始离谱。

和亲生母亲认亲那天,刘学州的生母并不是像孙海洋夫妇一样是因为找到孩子而高兴设宴,而是在刘学州弟弟的生日宴上顺便见他。

img

生父则是再三推诿,只是见了面,然后给过几千块,就再没有其他行动。

刘学州虽然寻亲“成功”,但绝不是孙海洋夫妇寻子成功之后的那种大感动场面。更不要说之后因为有些失德媒体乱写,而引发的网络暴力了。

img

因为想要一个家,被网暴

找到生父母之后,因为无家可归的刘学州表达了 “想要一个家”的愿望,而且和生父母就此起过一些口头争执,就被有些失德媒体曲解为: “白眼狼找到生父母就张口要房”。

img

而刘学州生父口中的“家庭条件不算差”是下图这个样子的:

img

在刘学州在和生母的口头争执中,生母说的话是非常让刘学州心寒的: “当时你那对养父母不卖你,也会有更好的人家来买。”

img

之后,刘学州就被生母拉黑了,而他给她的备注还是“妈”。

img

和生父母提“想要有个家”的要求,都没有好的回应。

反倒是在媒体这边炸开了花,引来铺天盖地的 “白眼狼”、“蹭热度”、“为了钱”、“想当网红”、“卖惨”...这类的恶评。

img

img

img

对于别人的恶意揣测,他都一一解释,不停地回应,希望可以结束这些谩骂。但完全没有用的。

除了曲解刘学州作为一个未成年想要一个容身之所的简单诉求之外,有些失德媒体还帮助生母发声,发布一些未经核实的消息,给刘学州引来更多网络暴力。

刘学州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img

img

刘学州的生父母固然可恶,不仅仅是二次抛弃,还向媒体假装倒苦水来指责刘学州的不是。

最可笑的是,居然也有媒体能全盘接收,并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就发布???

img

人之恶无法改变,但媒体影响力巨大,发布消息请做多方验证,而不是哗众取宠。 以客观身份对当事人进行臆测、想象和诋毁,失德!

就像刘学州自己说的那样,他的同龄人还在为解不出一道数学题发愁,他已经要自己解决生存问题,还要承担全社会的责问。

虽然在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中,也有一些善意的留言:

img

img

虽然刘学州本人不甘心,也还有一些假装的坚强在:

img

但最终,他还是因为承受了太多而想要一份解脱,就选择了彻底的离开。

网上那些喷子和键盘侠,早就已经悄悄删除了自己的漫骂。

img

不知道刘学州的生父母、失德媒体和参与网暴的网友们,在今天看到刘学州的死讯之后,心中会不会有愧疚?

img

面对一个养父母双亡、又不被生父母所爱的苦命未成年孩子时,为什么要这么大的恶意?

img

努力生活,却没有让生活更好

除了寻亲的内容之外,刘学州平时在网上发的内容积极向上,看起来就是普通的阳光小男生而已:

img

img

img

img

还在疫情期间做志愿者:

img

img

img

img

刘学州虽然从小遭遇恶人、经历苦痛,但依旧是个懂事善良的孩子啊。

有努力打工,有照顾老人,有认真想办法去生存... 但没想到,最后找到了生父母却被他们的冷漠无情和随之而来的网络暴力给压垮。

img

img

img

这是再怎样的坚强都承受不来的吧,毕竟真的还只是个孩子啊。可怜的孩子,真希望他从来没有找到他的生父母,而是靠自己继续过生活。

img

img

生活没有倒带,既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就当是一种解脱吧...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