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文稿合作 QQ:1771378614 电话:18046439594
金网
>
济宁
>
商业

共享单车过冬 ofo“放弃”退钱?共享单车未来在哪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据媒体报道,日前有消费者反映,ofo已经无法在App内退押金,“退押金”按钮成灰色,无法点击。对此,ofo方面再次给出“定心丸”称正常。在近期持续缺钱困境下,更有媒体统计称ofo辟谣次数堪比国足。然而,一边“要黄”的质疑声此起彼伏,另一边则是不少用户抱怨“无车可骑”。在最冷“寒冬”的当下,共享单车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来自太原的张女士表示,目前在ofo的App内,最下方的“退押金”按钮还存在,但成了灰色,无法点击。“到这里就点不开那个退押金,ofo坑了我99元”。张女士还称,自己在ofo内的99元押金和15元余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App内没法退款。

  “我们现在退押金是正常的,正常的退押流程是在0到15个工作日,如果说有退款异常的情况,大家可以拨打我们的人工客服电话。现阶段可能有时候会比较繁忙,拨打的人会比较多一点,所以说可能需要大家多打几次。”ofo负责人在回答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昨天,北青报记者多次尝试拨打ofo客服电话,都提示“对不起,您要的电话忙”,就直接被挂断。

  此外,北京青年报刊文称,ofo说好的15个退款工作日也无法实现。另一用户王先生表示,自己10月底看到ofo的一些传闻就赶紧选择了退押金,但时至今日都未收到。“说好的15个工作日根本无法兑现”,王先生表示,目前系统一直显示“退款中”,还让用户选择将押金充值为余额,“押金充值余额,即可享受免押金骑行”。“这太荒谬了,押金和余额还能互相转换?我的余额还没用完呢!”王先生表示。与王先生有相同情况的用户不在少数,目前ofo还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对此,中国商报记者今日点击ofo的APP“退押金”发现,今日可以点开“退押金”按钮。

  越是钱难退,越是要退钱。用户们如此焦急的背后也折射出ofo的资金困境。事实上,近一年来,ofo一直被“坏消息”所围绕,即使ofo一再予以否认,但外界对于ofo资金链危机的质疑从未消退;2月,ofo抵押数百万辆单车,向阿里巴巴方面获取17.7亿贷款融资;7月以来,ofo已经退出澳大利亚、英国、日本、印度等海外市场,关闭了美国市场部分业务;8月底,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ofo仍拖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11万元,并且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10月31日,界面新闻报道,ofo已进入破产重组阶段,ofo对此称为“无稽之谈”……11月28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通过全员公开信的形式,宣布ofo全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并表示,当下ofo实际上处于“危险和机遇并存”阶段,“寒冬和黑暗就无法将ofo打倒”。

  “小黄车要‘黄’”“共享单车迎最冷‘寒冬’”等折射出了共享单车行业在辉煌时期过后的困境,但共享单车真的没生意了吗?据广州日报记者走访发现,在广州居民小区或地铁、公交站,早晚高峰“车到用时方恨少”。“最近下班,单位周围共享单车都很少,车都去了哪里?”在江南大道中附近上班的朱女士吐槽说。更让她生气的是,路上零星可见的几辆车,常常扫完码才发现是坏的,有些甚至无码可扫或者被上了私锁。

  而这样的抱怨不只发生在广州,一位北京居民杨女士就像记者抱怨:“从超市出来,原来这里有很多共享单车,现在一路走回家足足有3站地的路,竟然一辆共享单车都没看见,车都去哪了?”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曾说过:“不赚钱的创新就是耍流氓。”昔日流量至上的商业理念如今也因难以变现而陷入泥潭。缺乏盈利模式、资金压力较大的共享单车如今就像秋冬的树叶,寒风呼啸,满地飘零。

  ofo试水P2P

  2018年年末的冬天,ofo过得格外艰难。尽管多次辟谣,但恐慌情绪依旧持续蔓延,不少用户对其信心不足竞相申请退押金,ofo的退押周期也由最初的秒退变为0—3个工作日,再逐步延长至0—15个工作日。

  “躲过了酷骑、躲过了小蓝,却没躲过ofo。”在历经41天、拨打了130多次客服电话之后,用户小于终于成功地退掉了ofo的押金。小于向新金融记者透露,其将退押金的情况发布微博之后,引来了数百名网友留言咨询退款攻略。“现在跑路、破产的企业太多了,大家都怕自己的押金给企业倒闭买了单,尤其ofo最近还传出了办公室人去楼空的消息,所以大家都急着退钱。”

  面对用户的信任危机,每隔数日就要“现身”一次,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强调自己依然活得很好。最近一次是在11月23日。当天,为了缓解资金压力,ofo与网贷平台PPmoney合作推出理财活动: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据活动页面显示,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8%,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可在退出成功后获取相应本息。

  然而用户对此并不买账,甚至认为此举是ofo以每位新用户100元的价格向PPmoney导流。为了平复用户质疑,该活动仅上线一天就匆匆下线。

  事实上,这并非是ofo唯一一次试水P2P.ofo APP的看看板块中,显示了“ofo骑行权益免费领”的推广信息,用户通过注册“360借条”“省呗”“众安点点”来完成任务,以此获取ofo余额、骑行月卡等奖励。

  除此之外,在ofo APP的钱包板块中,显示着“我要借钱”的图标,点击进入后可以看到4个网贷平台的申请入口,包括“贷上钱”“省呗”“玖富万卡”以及“小白来花”。

  事实上,每当共享单车企业的经营出现问题时,押金总是重点关注的话题。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对于押金问题,首先要明确共享单车押金退还流程和工作日时间限制,设立专用账户用于押金退还;其次,共享单车平台、公共单车平台与个人征信系统接入,鼓励对于信用系数高的市民免收押金;最关键的是,要规范押金使用,保障资金安全。在监管下允许共享单车平台拿押金用于商业投资,但需要限制比例。

  摩拜创始团队撤离

  相对于飘零摇曳的ofo来说,已经“扎根”美团的摩拜似乎要幸运得多。

  工商信息显示,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于11月27日完成股东信息变更,其中,摩拜创始团队胡玮炜、李斌、王晓峰、夏一平退出,美团方面王兴及穆荣均现分别持股95%和5%。

  4月3日,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此次收购,美团需支付65%的现金,另外35%以美团股权置换,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有消息称,创始人胡玮炜以此套现15亿元。

  据了解,本次收购美团还须额外承担摩拜的债务。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曾在朋友圈引用了摩拜的财务数据: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元人民币,债务总额超过10亿美元;其中,2017年12月营收1.1亿元,总亏损高达6.8亿元。同时感慨称:“能把公司亏成这样的人,不服不行。”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金额超320亿元,其中仅摩拜单车以及ofo单车两家融资金额就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 共享单车平台资金承压,仅靠外力的资金扶植是不够的,究其原因还是平台缺乏足够的“自我造血”能力。“企业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降本提效。共享单车的收入对于高额的成本支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单车的不合理投放以及高折旧高损毁导致用户体验不佳、硬性支出得不到降低,可使用的单车日益减少,最终将导致用户不断流失的‘死循环’。”

  短短两年内,从共享单车平台百花争鸣,到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近70家单车缴械投降,如今仅剩摩拜、哈啰、ofo这三家单车各谋出路。从鼎盛到式微,如何逆袭需要的是整个行业的反思。

  “发展初期,有些平台急于占领市场份额,而忽略管理规则的制定与执行。但长远来看,成败决定于规则的竞争而不是单车本身。共享单车的发展,既是对国民素质的考验,也是对地方政府责任意识、响应能力的考验,同时也是对相关企业反应能力、执行能力的考验。单车企业要想获得长足的发展,需要放弃前期的发展模式,重新审视市场的发展规律,进行必要的战略调整。”陈礼腾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