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金网
>
聚合
>
宏观

中国GDP上半年增2.5% 下半年如何达标?几乎完不成的挑战 | 经略

2022-07-18 19:37:53 来源:
摘要:中国2022年上半年GDP规模为56264万亿元。而2021年上半年GDP规模为53217万亿元。如今2022年上半年GDP规模56264万亿,那么下半年GDP规模需要达到68087万亿。2022年下半年GDP规模要达到68087万亿的话,推算名义增速为:(68087万亿-6115万亿)/6115万亿=1134%。

    中国2022年上半年经济「成绩单」出炉,上半年GDP按年增长2.5%,二季度按年增长0.4%。这是一个低于预期的数据。要想完成全年GDP5.5%的经济增长目标,难度非常大。



 
    而据《彭博》报道,中国政府将拨出7.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的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为了「稳经济」,这次撑经济力度将会是2009年救市规模的1.8倍。在消费和地产景气度低迷情况下,大基建是中央今年可望经济上行的主要增长驱动力之一。这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对大基建如此孤注一掷,本身又是一个问题,隐患也是巨大的。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新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尤其是4月份疫情对经济运行造成较大冲击。特别对于消费领域影响明显。 
 
    中国2022年上半年GDP规模为56.264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按年增长2.5%。而2021年上半年GDP规模为53.217万亿元。因此,上半年名义GDP增速为5.73%((56.264万亿-53.217万亿)/53.217万亿),GDP平减指数为3.23%(5.73%-2.5%)。

    而2021年下半年GDP规模61.15万亿,全年GDP规模114.367万亿。 5.5%的增速目标 通胀(GDP平减指数)3.23%=8.73%。也就是说,2022年GDP要想实现5.5%的增速,名义GDP增速得达到8.73%。

    若要想完成全年GDP5.5%的经济增长目标,那么到2022年底,GDP规模需达到:114.367万亿*(1 8.73%)=124.351万亿。

    如今2022年上半年GDP规模56.264万亿,那么下半年GDP规模需要达到68.087万亿。

    2022年下半年GDP规模要达到68.087万亿的话,推算名义增速为:(68.087万亿-61.15万亿)/61.15万亿=11.34%。所以,实际增速为:11.34%-3.23%=8.1%。
也就是说,2022年下半年经济名义增速需要达到11.34%,实际增速需要达到8.1%,这样才能完成全年5.5%的经济增长目标。

    毫无意外,4月份是中国宏观经济最黑暗的时候,而二季度经济增速仅为0.4%,相信也会是经济的底部。下半年,中国经济肯定会爬出深坑,相对温和的复苏。但是,想达到8.1%的增速,很难。如果下半年再来一波大疫情,防控政策如果参照上半年的情况,宏观经济基本上就要进一步受损。也就是说,今年可能是有史以来,中国首次未能完成经济增长目标,这将是一个标志性拐点。

    切勿再走老路 大基建不可以是唯一

    与上半年数据公布的同一天,《彭博》报道,中国政府将拨出7.2万亿元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该规模为2009年救市方案1.8倍。

 

    在沉寂了两年后,2020年末,「基建狂魔」中国又上新了。
 
    2018年以来,中国基建投资的「黄金期」让位于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基建投资增长逐年下降。疫情开始后,基建投资增长在2021年甚至断崖式下降至0.4%。但在近期,尤其是上海封城之后,基建投资重新回到历史舞台。

    《彭博》报道,基于官方公告分析,中国政府要准备7.2万亿元资金支持基建,当中预计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地方政府专项债、卖地相关支出、政策性银行融资分别为2.3万亿元、3.1万亿元、7,000亿元和1.1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很显然占了最大部分。
根据官方数据,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2020年至2022年新增专项债券额度分别为3.75万亿元、3.65万亿元、3.65万亿元,持续保持较高规模。

    专项债原本是「专款专用」,投资者给收益相对可靠、风险相对较小的项目提供的融资。不过,今年4月,中央财政部允许地方扩大专项债的使用范围,包括城市网管、高质量基建、农村农业领域项目。这说明地方财政开始泛专项债化。

    在一定程度上,从表面的大账上看,以专项债贴补土地财政下滑,似乎可以在表面持平。但这样做必须谨慎,随着房地产市场下滑,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鋭减,与房地产相关的税收收入下降,地方对专项债的依赖越来越大。这会增加地方政府,尤其是省级政府的负债率。地方不能一边告别土地财政依赖症,另一边又新增了专项债依赖症。此外,土地财政依赖度大的地区县市政府,地方对省级财政的转移支付需求增加,这可能导致专项债下沉和扩大化。

    债务从来不是解决债务的办法,终归要回到发展问题上来。房地产市场下滑太大,对地方财政冲击太大,造成专项债发行规模大,而如此后面余量就更有限、效益递减。

    基建投资是最容易被政府所控制,在刺激经济的措施里也是最有效率的,在当下经济环境下,诚然依赖大基建投资是必须的,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其实对就业、消费、预期,作用都很小。如果只知道依赖大基建,这就是过时的政策。事实上,需要基建,但大基建不能够是唯一的或者是最主要的。
 

    中国高铁里程将达到3.5万公里。 

    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就业结构已经转为服务业为主。在这种情形下,扩大投资拉动就业的效果或没有想像的那么强。事实上,今年以来就业压力有增无减。没有就业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更不会有消费了。这是近年来居民消费倾向降低、储蓄倾向上升,各种刺激消费政策效果不彰的重要原因。所以,必须意识到,如果不能活跃服务业生产经营及相关消费活动,即便一味扩大投资也将只是实现低水平的经济均衡。

    更要意识到,当年4万亿投资也造成了很多后溢效应——各地「大、干、快、上」的盲目建设,造成很多重点行业产能过剩、银行背负巨额信贷压力,资本市场、楼市越吹越大的泡沫……「促转变、调结构」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提上议程的。这条路径已经走过一次。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