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金网
>
聚合
>
教育

教育孩子理解和避免欺凌

2022-07-13 12:04:01 来源:
    各种形式的欺凌和虐待已经成为常态,在当今社会十分猖獗。被教导管理破坏力的孩子更有可能生存。由成年人模仿和教导的欺凌行为已经渗透到太多的家庭中。因此,学校在教育儿童了解各种形式的欺凌和虐待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同龄人。
 
    1997 年,文森特·费利蒂 (Vincent Felitti) 和罗伯特·安达 (Robert Anda) 分享了他们对成人在家虐待对儿童的影响进行的广泛研究,其中包括显着增加的自杀率。其他成年人或同龄人可能会在学校、体育、俱乐部和艺术领域加强对成年人的虐待。自从英国作家蒂姆菲尔德和尼尔马尔在 2000 年创造了“欺凌者”一词以来,由于被欺负而故意自杀在儿童和青少年中变得更加普遍。
 
    从 2000 年到 2018 年,青少年自杀率增加了 57%。

    自杀是发达国家青年人口死亡的主要原因或第二大原因。虽然我们似乎已经使年轻人对欺凌、虐待和其他有毒压力源的自杀反应正常化,但我们还没有开发出一种教育干预来减轻这一悲剧。与性教育一样,成年人需要克服对这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的不适,并知道广泛的研究表明,循证知识有助于儿童和青少年做出更健康、更安全和不那么绝望的选择。
 
 
     身体的性欲可以通过知识得到更好的管理。同样,大脑的自我保护反应可以通过知识更好地管理。教孩子了解自杀大脑中发生的事情可以成为更广泛和丰富的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涉及科学家每天了解我们的心理健康及其与我们的大脑健康的相关性。
 
    教导儿童和青少年在被欺负或虐待时大脑中会发生什么,可以使他们能够拒绝自杀作为逃避。
 
    相反,他们可以选择更健康的自我保护措施来应对有毒环境。孩子们还需要知道,当他们欺负他人时,对他们的大脑和受害者的大脑都是有害的。想象一下,如果孩子们定期接受关于交感神经系统和大脑对战斗、逃跑或冻结压力的反应的教育,他们的自我调节能力会有所改善。我们需要从很小的时候就教孩子们去战斗——暴力是向外攻击他人或向内转向自我——是大脑对异常情况的正常反应。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们就需要教导孩子逃跑——逃离一个让人感到受到威胁的环境——是一种正常的大脑反应,旨在在不健康的环境中保护自己。他们需要了解,当大脑——努力生存——变得静止和沉默以作为管理危险环境的一种方式时,就会发生冻结。即使在很小的时候,孩子们也可以证明这些行为正是动物为确保其生存所做的事情。

    在我们这个充满异常、不健康和危险环境的现代世界中,孩子们需要明白这种压力对他们正在发育的大脑提出了很大的要求。
 
    儿童和青少年可以检查当这些自然的大脑反应变得超负荷、混乱并开始出现故障时,自杀意念是如何发生的。这种检查将自杀置于医学而非道德领域,并鼓励对挣扎中的大脑进行意识和有意识的管理。这种关于大脑如何工作,特别是他们如何应对慢性压力的教育有助于儿童和青少年发展一种微妙的、基于证据的词汇来表达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
 
    在自杀中,一个人自杀。在bullycide中,受害者杀死了欺凌者,不再认为欺凌者与自己是分开的。这种大脑扭曲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平台来讨论诸如分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与攻击者认同和边缘型人格障碍等关键概念。有些人可能认为这些概念过于复杂,但可以由有效的教育者解释并针对年龄组量身定制。考虑到儿童在年轻时自杀,这种教育甚至在青春期之前就至关重要。
 
    如果孩子们能够有效地学习围绕性和生育的复杂生物学概念,他们也可以学习关于大脑健康和精神疾病的相对复杂的概念。目前,儿童似乎患有习得性无助。他们屈服于向外或向内引导的侵略。他们通过自杀逃离压力、欺凌和虐待的环境。他们僵住了,缺乏表达他们恐惧的词汇。是时候用知识取代他们对不可避免的看法了。
 
    儿童和青少年需要知道心智支配大脑,并且心智可以经过良好训练以更健康的方式管理压力。
 
    我们需要教导儿童和青少年,大脑正在通过尽其所能保护自己来应对不利情况。与攻击者认同——无论是虐待成人还是欺负同伴——是一种生存策略。关键是学习管理这种大脑机制。认识到大脑和身体已经对欺凌和虐待的毒性压力产生了交感神经系统反应,使受害者能够在安全的情况下激活副交感神经反应。孩子们需要知道如何管理这两个系统,并尊重每个系统在维护安全和健康方面的作用。

    当儿童和青少年在大脑水平上变得混乱时,就会发生自杀的一个重要因素。
 
    正如 Michael Merzenich 的研究表明的那样,当大脑“无法回答问题”时,它会降低所有系统的性能。如果一个孩子不能再区分攻击者和自我、欺凌者和自我,那么它就会变得混乱。当大脑无法理解其现实时,它就会充满噪音和喋喋不休。当受害者受到创伤的自我认同施暴者时,大脑就会为杀戮创造条件。我们不能完全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伤害,但我们可以平衡有毒压力源,并就如何最好地管理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大脑健康进行广泛、重复的教育。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