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金网
>
聚合
>
健康

童年被否定、长大羞辱人...有「羞辱创伤」却不自觉?探究你的创伤,伤口被看见才会被疗

2022-07-14 16:13:35 来源:
摘要;所谓的「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CPTSD)与常听到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有其类似与不同之处。也就是说,「羞辱」的确是一种「攻击」,时常用在「展现权力」、「控制他人」,甚至是让施行者「自我感觉良好」,可以藉由羞辱他人,感受到自己是有力量、可控制他人,甚至可以摆脱自己的羞愧感与得到成就感。
 
 
  有「羞辱创伤」却不自觉?探究你的创伤,伤口被看见才会被疗愈。

    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经验?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是与伴侣、家人,甚至职场或人际的互动时,发现因为对方的一句话,或是一个互动的场景,突然就引发你的焦虑、愤怒挫折、或是忧郁自责等相关的负面情绪。

    在情绪的当下,你感觉非常差,好像「天地化为零」,只剩下你和这个感觉共处;而你对自己的感受、对世界的安全感,变得非常糟糕,就像困在一个黑暗的洞里,你不知道该怎么逃出去。

    有时,带着这个感受,你可能会去攻击让你产生这个感受的人,甚或带回家伤害亲近的人;也有可能,你谁都没有攻击,只攻击产生这样感受的你自己。你充满自我怀疑与厌恶,讨厌着有这样情绪感受的自己,也害怕别人讨厌这样的你。

    或许,你因而逃避这样的感受,逃到社群软体、手机游戏,甚至是食物、酒、性、药、购物……当中。如果你发现你有这样的状况,很有可能,你正是遭遇过「羞辱创伤」的幸存者之一。

什么是羞辱创伤?

 「羞辱创伤」是我观察到台湾与华人社会的一种常见现象,存在于文化当中,影响我们极为深远。而本书所定义的「羞辱创伤」,基本来说就是「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CPTSD)的其中一种样貌。

    所谓的「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CPTSD)与常听到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有其类似与不同之处。最大的不同为,造成PTSD的创伤多半较为单一,例如巨大灾难或意外,为单一次的创伤事件;而CPTSD为一连串的创伤事件所造成,时间更为长期、具有持续性。

    本书所指的「羞辱」,是使用一些手段,贬低、压抑一个人的人格特质或自我价值,乃至影响到对方的自尊、对自我的看法,因而使对方感受到羞耻,觉得自己很糟糕。

    而「羞辱创伤」,就是在这些羞辱中被伤害、所累积的创伤经验。羞辱创伤者都有多次被羞辱的经验,因而造成我们心理、生理的影响,甚至引发身心症、各种生活适应不良或僵化的防卫机转与生存策略,影响我们与他人的关系。

    也就是说,「羞辱创伤」这类的羞辱,多半具有连续性,可能有一次让我们印象很深刻的经验,但在生活的其他时间里,这些「羞辱」,隐微或直接地出现在生活中、在互动的经验里。

「羞辱」大多「有目的性」

    另方面,在我的实务经验中发现,这类「羞辱」大多是「有目的性」的。也就是说,施行「羞辱」,可以让施行者达到某些目的。因此,常看到权力位阶高的人用在权力位阶低的人,或是在人际关系中,以贬低、压抑对方的方式勾起对方的「自我感觉不良」的羞愧感,借此达到自己的目的,让对方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从而控制对方、让施行者获得控制感。

    也就是说,「羞辱」的确是一种「攻击」,时常用在「展现权力」、「控制他人」,甚至是让施行者「自我感觉良好」,可以藉由羞辱他人,感受到自己是有力量、可控制他人,甚至可以摆脱自己的羞愧感与得到成就感。

可以让施行者觉得:「我是比你好的,你是差的」。

    那种施行的快感与残忍,是存在于施行者心里的。这个快感,却也是用以抚平施行者内心突然升起的「羞愧感」或「自我感觉不良」的心情。

    这正是「羞辱创伤」受害者的常见情绪──他们有着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者的特征。

    也就是说,对他人施行长期羞辱、想借此控制他人的「施行者」,很多时候,很有可能也是困于羞辱创伤的受害者。

    因此,「羞辱创伤」可说是所谓的「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CPTSD)中十分常见的一种形式,从童年开始,造成我们难以修复的身心伤害。

为什么要谈「羞辱创伤」?

    是否要用「羞辱创伤」这么沉重的词,我其实犹豫很久。

    特别是谈到羞辱创伤,很难谈到童年、谈到主要照顾者与权威,特别是父母与学校老师互动经验,对我们造成的影响。

    身为一个助人工作者,写书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帮助大家疗愈自我与修复关系,那么当谈到「羞辱创伤」,用这么重的词定义我们过往的创伤经验,而这个创伤经验在我们的文化由来已久,是否会与「情绪勒索」一样,被误会我又要鼓吹大家讨厌父母、制造对立?

    我认为,不论是「羞辱创伤」或是「情绪勒索」,其实都是「关系创伤」的一种。但「关系创伤」这件事,之所以难以修复,是因为在社会中,我们很难没有压力地谈。

    你会发现,如果你尝试地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你以前有关「关系创伤」的经验,例如被羞辱、被情绪勒索、被控制,而羞辱你、控制你的对象是你的父母、老师、与你不同性别的伴侣……之类,当你分享出来,必然会有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跳出来责骂你。

    读到这里,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盲点,那就是:「可是我分享的是我的经验,你不是我的父母,也不是我的老师,或是我的伴侣,为什么你需要批评我、羞辱我,来否定我的经验?」因为,当我们带着羞辱创伤,对于被批评、自己做得不够好的线索,会相当地敏感,与人的界限也会不清;在听到这样的经验,而我们没有清楚的界限时,就会很容易对号入座,感觉被责备的羞耻感上升。

    具有权力位阶较高的人,会使用他们平常最常用来控制他人、孩子的方法:那就是羞辱、攻击对方。最常见的,就是不愿理解对方、无同理心的批评与责备。

    因为他们对羞耻感的恐惧,让他们必须用这么大的力量去「消灭」说出创伤的这些人,借此维持自我感觉良好。

    而这些人,一定也曾是「羞辱创伤」的幸存者,因此他们才会知道:原来这样做,是可以伤害与控制别人的、是可以让自己有力量的。然后他们学了起来,用来保护自己。

    进行心理实务工作时,我发现有许多人,虽然看似生活适应良好,童年也似乎没有遭遇过巨大创伤,但具有CPTSD症状的人们却是如此之多,让我不得不注意到这件事,开始发现「羞辱创伤」的存在。因此,我认为仍必须将这件事、这类因文化与习惯而存在的创伤指出,虽其由来已久,但希望我们能够因而发现、觉察,停止复制,并从中开始改变。

    羞辱创伤隐身在我们的文化习惯中,虽是隐性,却是几乎每个人都有遭遇过的创伤,因此不容易觉察到,也容易因为约定俗成而持续。但若开始有一个人开始觉察与改变,就会影响周围的人,慢慢地,「羞辱创伤」就有机会从我们的文化中消失,走出我们、还有孩子们的生活。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