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
>
济宁
>
资讯

两会热点解读2019年:“一块屏幕”改变命运?别夸大直播网课作用

来源:人民网

弥合城乡教育差距,通过网络直播教学,使不同地区的孩子“同堂上课”,这“一块屏幕”真能改变命运?设施和技术的现代化,是否代表了教育现代化?

2019全国两会大幕开启,人民网强国论坛《两会V观察》栏目邀请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为网友解读人才培养、缩小城乡差距相关问题。

“一块屏幕”改变命运?缩小城乡教育差距须从师资开始

2018年底,“一块屏幕”的故事曾出现在很多人的“朋友圈”。它讲述了贫困地区的248所中学,通过直播与名校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升学率大为改善,其中有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这块屏幕仿佛为乡村少年插上了梦想的翅膀,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但是,不能夸大网络直播课的作用。网络直播课对贫困地区的学校教育,只能起辅助作用。只有在加强贫困地区教师队伍建设的基础上,结合学校实际使用网络直播课资源,才能提高贫困地区、乡村地区学校教学质量。只让学生看直播课,而没有教师有针对性的辅导和学校本身的校园文化建设,直播课难以起到效果。

表面上看,通过网络直播课,贫困地区学生可以和城市学校学生上一样的课。然而,这忽视了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一是课堂教学是需要交互的,面授和看直播的效果完全不同;二是学生是有很大的差异的,针对不同的学生上一样的课,忽视了学生个体的差异性。

正是由于学生有差异性,全世界任何国家对中小学都有班额限制,我国也明确要求消除大班额。可一个直播课,几千几万人看,直播点只是由教师维持秩序,这和现代化教育要推进个性化教育、因材施教是背道而驰的。如果这能行得通,我国只需要几个教师授课,然后全国各地组织学生每天看直播课即可。

发展贫困地区、农村地区教育,没有“捷径”可走,必须踏踏实实补齐教师的短板,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不重视乡村教师队伍建设,而花更多精力和经费搞直播课,是本末倒置。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必须缩小师资差距。

过度依赖电子产品不是真正的教育现代化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教育的现代化不是设施的现代化、技术的现代化,这是表面的现代化。真正的教育现代化,是教育理念的现代化、教育管理和办学制度的现代化。

数字化、移动化、大数据等等,只是为教育现代化服务的。要实现教育的现代化,必须加强师资建设,让教师有现代化的教育理念,这就需要学校实行教育家办学,以此促进教师职业化和专业化发展。

简单来说,在使用现代教育技术时,不能简单地把这作为一项指标,要求教师在上课时怎样使用信息技术,而应该由学校的教师委员会,来论证怎样结合学校教学实际使用信息技术。而发挥教师委员会管理、评价教师的作用,是促进教师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重要途径。

之前,我国很多地方教育部门为推进教育信息化,把教师利用电子产品教学、布置作业,作为一项重要考核指标,结果是有的学校教学过度依赖电子产品,还导致有毒有害的作业APP进校园;去年,为治理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八部门发布了综合治理方案,要求中小学教学要减少对电子产品的依赖,有的地方教育部门又“一刀切”要求教师不得布置电子作业,这就没有发挥教师委员会管理教育事务的作用。

建立并发挥教师委员会的作用,由教师委员会负责学校的课程、教材建设和教育教学改革,对教师的教育能力和教育贡献实行专业同行评价,这就是建立现代学校制度。而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是实现《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制订的现代化目标的关键所在。只有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每所学校才能办出特色与高质量。

让宝宝不高兴的减负问题如何破?

教育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谈到,负担重如山,孩子不能健康成长,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的。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宝宝不高兴,问题很严重。所以要持之以恒地治理下去,不获全胜,决不收手。

学生减负问题是社会长期以来关注的热点话题。如何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让中小学生更加健康地成长?跟随教育小微,一起听听代表委员的建议

1

学校教育要带动全社会教育生态优质化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

麻建国

学校教育要“强势回归”,带动全社会教育生态优质化。一是合理规划在校时间。建议适当推迟早晨到校时间,推后下午放学时间。让学生在校内完成大部分课后作业,放学后可做自己喜爱的事。二是改进教学方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建议学校加快教学方式改革,探索“班级授课制+小班化辅导”相结合模式。开设中小学网络“名师空中课堂”,让孩子课余能“学在我家”。三是提升弹性离校制度服务水平。坚持公益性原则,统筹校内外两种资源,争取体育、文化、科协等部门支持,利用学校场地和设施开展兴趣类社团活动,解决好“课后三点半”问题。

2

减负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学校和教育部门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周洪宇

真正给学生减轻压力是一个社会生态环境问题,它涉及政策、环境和家长的教育观念。减负是事关社会的系统工程,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学校和教育部门,还需要民政部门、工商部门查处非法校外培训机构问题;转变家长的教育观念,不滋生攀比心理。中国人口多,就业压力大的特殊的国情加剧了家长的焦虑,不过,这是一个阶段性问题,解决它不能完全靠学校,不能完全靠教育行政部门,也不能完全靠立法,需要方方面面的统筹工作,才能构建良好的教育生态圈。

3

中小学生减负也要减掉不必要的校园活动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

韩平

中小学生减负是多方面的,除了学业负担之外,学校里的社会活动也会带来不小负担。校园活动是对教育教学活动的一个有益补充,对提升孩子综合素养、核心价值观的培养都有好处,但是如果过多过滥,就会成为一种不必要的包袱。建议应从国家层面进行统筹,该整合的整合,该取消的取消。就浙江省而言,接下来会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对学生的校园活动进行梳理,设立准入机制,并将其中的一部分整合到课程中去。

4

减负需要多方合力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襄阳市第四高级中学校长

李静

需要四方面合力,才能够把这个问题真正地解决。第一是国家层面,通过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让更多职业达到合理的收入,从业者能够有体面的生活。第二点是全社会需要理性的、客观的、多元的对学校进行评价,不要只看升学率。第三点真正决定孩子未来的是品格、性格和习惯,所以家长不应一味地在学业上“望子成龙”。最后是学校层面,学校应当主动作为,担负起培养孩子的主体作用,担负起学生的部分课外服务和课外培训,促进学生全面的提升。

5

尊重学生的多样化和个性化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

庹庆明

要做到真正给学生减负,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首先,家长的支持非常重要;第二,作为学校要注重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让课堂更创新、更高效;第三,层层改变“唯分数论”的观念,不把分数作为衡量地区、学校、学生的唯一标准,尊重学生的多样化和个性化;最后,各项有关减负的政策一定要落到实处。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