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
>
济宁
>
娱乐

诗人白桦逝世,曾著《曙光》《今夜星光灿烂》等作品

来源:新京报

  白桦的逝去,令人扼腕。

  白桦的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

  白桦留给我们的,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也是“一个时代文学曲折前行的轨迹”。

  据《文汇报》消息,诗人、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白桦,1月15日凌晨2点15分逝世,享年89岁。

  晚年的白桦

  白桦1930年出生,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1952年曾在贺龙身边工作,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61年他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年调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

  自1946年开始,白桦陆续发表作品。其中电影文学剧本《山间铃响马帮来》《曙光》《今夜星光灿烂》《苦恋》(又名《太阳和人》)《孔雀公主》都已拍摄成电影。

  出版社给作者出文集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作者影响力很大,作品有文学价值有思想深度,出版社从文化建设的角度出发,不管是否赢利,都愿意给作者出版,藉此彰显出版社的文化追求与担当。另一种是作者虽然影响力一般,但市场号召力很大,有一定的读者群,估计销售看好,出版社从获利的角度,愿意给作者出版文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出版社出版文集都有给作家做总结的意味。一位作家的创作如达不到一定的高度,出版社不会主动给你出版文集的。而白桦文集,从赢利的角度来看,可能性很小。他的小说戏剧诗歌,以思想性见长,语言有些欧化,不是大众读者喜欢的通俗读物一类;而从文学史角度来看,出于某些原因,白桦作品的价值被遮蔽尚未进入史学研究者的视野,因此,也不符合经典常销的标准。何况当时白桦在文坛上几乎销声匿迹,青年读者对他有些陌生。而我们计划给白桦出版文集,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白桦作品的时代性、思想性的肯定,对白桦其人对祖国,对人民,“虽九死而犹未悔”的一种致敬。

  白桦属于一个时代

  白桦的人生履历和创作经历,生于上个世纪喜爱文学的人并不陌生,但对于千禧一代,提起白桦,或许会以为是北方原野上的亭亭白桦树。

  白桦原名陈佑华,河南信阳市人,生于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日本人的侵略,给白桦的童年罩上了不幸的阴云。日本宪兵活埋了不愿与他们合作的白桦的父亲,母亲带着他们兄妹几个在日军铁蹄下挣扎,白桦与弟弟遵从父亲的遗愿,到潢川读初中,住在也很困难的姐姐家中。这个时期,文学成了他寻找人生道路的火炬。初中毕业后,他报考了家乡的信阳师范学校,尚未毕业就参加了解放军。建国后,他随军在云南做军区创作组长,创作热情高涨,写出了轰动一时的电影剧本《山间铃响马帮来》,创作了长诗《孔雀》,娶到了美丽的电影明星王蓓,军人、诗人、作家,鲜花与掌声伴随着年轻的才子白桦。

  年轻时的白桦与王蓓

  1999年,我到长江文艺出版社担任社长已经四年了,这一年,我们组织了李辉主编的“历史备忘书系”。2000年,这套书如期出版。

  就在这一年,我们计划给白桦出版一套文集。当初,我们没有打算能从这套书里为出版社赚到多少钱。我们只希望通过集中展示白桦一生的文学追求,勾勒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纪录一个时代文学曲折前行的轨迹。另外,让人们重新认识白桦,抛掉所有的成见,了解中国知识分子的赤子之心,为追求真理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当然,我希望给尚在困境中的乡党白桦,送去微不足道的精神安慰。

  白桦与妻子王蓓

  他是中国作家的孤独代表

  《白桦文集》由小说编辑室主任秦文仲担任责任编辑。秦文仲专程去到上海,与白桦讨论编选体例。热情的白桦,为我们找来全上海的优秀作家,希望他们也支持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工作。

  《白桦文集》共编选了四卷。囊括了他创作的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剧本、诗歌的重要作品。其中,有他那部引起争议的电影剧本《苦恋》。另外一些未有收入的作品,在每本文集作品后面附上了存目。

  长江文艺版四卷本《白桦文集》,1999年9月出版。

  文集由Ellenan Dong作序,序的篇名是《书比人长寿》。Ellenan Dong在序中谈到白桦:

  “一个群体对一个个体的疏远孤立是可怕的,它让人丧失正常的认知力和判断力。它让人没有起码的耐心去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人云亦云。它甚至让人变得匪夷所思,看到个体在群体的力量的压抑之下的无助显得冷漠。”

  白桦的一生,坎坷而又无奈。朱建国在他的采访文章中提到白桦孤独的一生,用四个代表来概括:

  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关于白桦是“三个代表”的说法——“中国文化界的焦点代表之一”,“‘苦难一代’的突出代表”,“世事沧桑中的‘突出代表’”,但我还要加上一条:白桦是20世纪下半叶中国作家的孤独代表。

  Ellenan Dong认为,“我看到的是一个立体的艺术家,也正是他的卓而不群和人性弱点甚至是性格障碍,他的坚强和软弱,懵懂和无畏,坚决又犹疑,多情浪漫而无所顾忌,敏感锐利又顺从无助……这一切,构成了一个真实的他。”但他相信时间会证明白桦作品的价值。他写道:“白桦的成就和关于他的一系列的与众不同,或者说,关于他的作品的真实而有意义的评价需要时间来证明,大凡有着神秘色彩和无穷回味的事都这样,这是当下的人们无能为力的事。”所以,他说“书比人长寿”。

  其实持这种观点的早有人在。1980年,当根据电影剧本《苦恋》拍摄的《太阳与人》在全国掀起巨大波澜时,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经过特许后,观看了《太阳和人》这部影片。看完影片,他落泪了,他认为作品是有价值的。他表示文学作品要经过时间的验证,也许需要几年、几十年,乃至一百年。

  白桦本人在“代序”《越冬的白桦》这首诗中表达了他的无奈、寂寞与愤懑。他写道:

  “昨天我还在秋风中抛散着黄金的叶片/今天就被寒潮封闭在结冰的土地上了/漫天的雪花一层又一层地覆盖着大地/沉重的天空板着难以揣摩的老脸/我所有的枝杈都在断裂、坠落/我只能倾听着自己被肢解的声音/一个无比庞大、无声而又无情的军团/把我紧紧地围困着,风声如同悲哀的楚歌。”

  1982年,白桦给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写过一部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2014年,这出1983年首演的大戏尘封多年后,由当年的导演、北京人艺老艺术家蓝天野复排搬上舞台。今天上午,冯远征在微博悼念白桦:“北京人艺排演先生的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已成为人艺的经典剧目。先生一路走好!”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