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
>
济宁
>
生活

近7000亿纾困基金入场 股权质押风险逐渐缓解

来源:网易

随着民企纾困的连续推进,股权质押风险继续缓解。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深沪交易所股票质押回购质押股票总市值20010亿元,占两市股票总市值的4.6%。分析人士认为,股权质押风险短期得到一定遏制,但长期压力仍存。随着质押到期高峰的到来,企业的流动性风险仍存在一定压力,完全化解股权质押风险仍需一定的时间。进一步防控股权质押风险,必须从完善管理制度和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多方面着手,构建化解股权质押风险的长效机制。

____________1.thumb_head

去年10月,随着深圳市国资入股上市公司,打响股票质押纾困第一枪以来,各方监管层纷纷发声,通过各类金融机构等设立质押纾困专项基金,意在化解A股股票质押风险。截至目前,各类纾困基金总规模已接近7000亿元。

与此同时,猪年开始以来,A股展开春季攻势,2月11日到22日,10个交易日A股总市值飙升3.6万亿元。去年来备受关注的股权质押风险,也随着股价大幅飙升而逐渐缓解。

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10月13日深圳政府宣布安排数百亿纾困资金以来,截至目前A股已有12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受援公告,63家实施完成。已完成受援的60多家企业,今年2月以来(2月1日到11日)股价平均累积涨幅达19.17%,市值合共增长701.08亿元,完成受援的企业平均每家市值增长近11.13亿元。

随着A股全市场股权质押市值,已从2018年高峰时的6万亿元逐步下降至4.82万亿元(今年2月22日),而质押股数从今年1月初的6329亿股下降至6290亿股,减少39亿股。由此可见,随着质押股数下降,因应股权质押危机而实施的纾困措施,目前已初见成效。

获纾困企业市值增长

2018年以来,民营企业上市公司股票质押规模、占比达到历史高位,大股东质押总市值约4万亿元,股权冻结频率大幅高于过去数年,平仓风险不断恶化。

截至2018年12月21日,3566家A股上市公司中,3074家公司存在质押股份的情况,股票质押总市值为4.3万亿。其中,股票质押为控股股东质押的情形尤其值得关注,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过高可能反映了股东流动性较为紧张,融资渠道匮乏,在解压期造成集中的资金压力,在股价下跌时触发平仓风险,影响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

在此背景下,去年10月13日深圳政府宣布安排数百亿纾困资金入股上市公司,打响股票质押纾困第一枪。Choice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截至目前A股已有12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受援公告,63家实施完成,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成为受援主流。

天风证券梳理,截至目前,各类纾困基金总规模已接近7000亿元,其中包括:深圳、北京、上海等地政府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合计规模约为3537亿元;券商资管基金和纾困基金合计规模约2177亿元;保险资管成立的纾困专项产品规模达1083亿元;沪深交易所合计发行18亿元纾困专项债。

纾困资金进入后,目前效果如何。证券时报e公司梳理目前已完成实施纾困资金支援的63家上市公司的近况发现,随着今年2月以来股市连续飘红普涨,A股公司估值大幅修复,获得纾困基金青睐的上市公司,实现估值修复。

2月11日到22日,10个交易日A股总市值飙升3.6万亿元。而今年2月以来(2月1日到11日),前述完成纾困资金支援的63家A股公司,股价平均累积涨幅达19.17%,市值合共增长701.08亿元,完成受援的企业平均每家市值增长近11.13亿元。上述公司的股价涨幅已经高于同期沪深300指数(9.95%)和中证500指数(14.39%)的涨幅。

具体来看,前述63家完成纾困支援的公司,今年2月以来涨幅涨幅逾20%的公司共29家,涨幅逾30%的公司7家,分别占比46%和11%。其中胜利精密同期涨幅高达46%,高居榜首。

胜利精密成立于2005年,注册地为苏州高新区,主业为精密制造、智能制造和新能源,服务的客户多是外企。根据纾困前的质押数据,胜利精密控股股东高玉根持有公司约9.4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7.37%,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约8.83亿股,质押股份占其持有股份的约94%。随着去年股价下跌,大股东资产缩水70%以上,且大部分股权质押已经存在逾期情况。

去年12月,由东吴证券通过纾困基金为胜利精密提供流动性支援。根据协议,纾困基金以3.07元/股的价格受让高玉根持有的1.7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027%),转让总价款5.311亿元。基金首笔股权转让款1.1亿元用于归还高玉根拖欠的股权质押款项,后续款项待相关质权人解除对应数量的股份质押后另行支付。前述交易所有资金将全部用于支付质押人的股权质押欠款。

目前纾困资金已到账,胜利精密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质押余额获得下降,减少质押1.73亿股,降低质押余额4.265亿元,及时缓解了实控人的流动性压力。而胜利精密股价也从今年1月初的2.25元回升至最新股价3.39元。按照3.07元的受让价计算,目前纾困基金已浮盈5536万元。

质押比例明显下降

胜利精密的案例只是纾困资金的“牛刀小试”。

从市值角度观察,已完成实施纾困资金支援的63家上市公司中,2月以来随着本轮春季攻势行情,市值均获得大幅增加。18家公司市值增幅逾10亿元,9家公司市值增幅逾20亿元,6家公司市值增幅逾30亿元。其中2月以来市值增幅最大的通威股份,增幅达98.61亿元。

通威股份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是一家以新能源、农业为双主业的国内大型民营科技企业。去年11月,国寿资产通过“国寿资产-凤凰系列专项产品”账户,以大宗交易形式,购买通威股份股7397.6万股,占总股本1.91%。加上已持有的约3.09%股份,国寿资产通过受托管理资金累计购买公司股份达到5%,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而这次增持也被市场解读为保险纾困资金入市的第一单。“国寿资产-凤凰系列专项产品”作为保险行业首只参与化解股票质押风险专项产品去年10月底成立,目标规模达200亿。

按照通威股份披露的大宗交易显示,去年11月30日,国寿资产买入通威股份的三笔交易成交均价在7.66元,相比当日收盘8.48元折价9.59%。而按照通威股最新收盘价13.29元计算,国寿资产增持至今通威股份已累计上涨57%,而国资资产此番纾困资产已浮盈4.16亿元。

那目前纾困资金入注后整体效果如何?Choice数据显示,A股全市场股权质押市值,已从2018年高峰时的6万亿元逐步下降至4.82万亿元(今年2月22日),而质押股数从今年1月初的6329亿股下降至6290亿股,减少39亿股。

与此同时,已完成实施纾困资金注入的63家A股公司中,上市公司公司股份质押比例已同步回落。Choice数据显示最新质押情况,金一文化累积质押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53.32%,居于榜首;紧随其后的华昌达质押比例为50.92%,其余公司质押比例均已低于50%。

中山证券就指出,股权质押规模的直线下降,得益于前段时间采取的一系列干预措施,如成立纾困基金、对企业进行融资。与此同时,公司也主动解押缩小规模。当然最重要的是股市逐步企稳并展开反弹,解押的概率自然随之提高,市场风险也就得到化解。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股权质押风险短期得到一定遏制,但股票质押风险压力仍存。国泰君安大金融团队认为需直面两个问题,即救助的资金规模是否足够大以及参与化解风险各方的意愿强不强。该团队指出,对于有股权质押风险的企业全部救助不现实,且各地政府救助力度受到财力限制;另外,若要激发市场主体参与股票质押风险化解的意愿,必然需要项目本身具有吸引力。若股价前景仍然悲观,未来救助基金或资管的退出将面临困难,导致市场主体参与意愿不足。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