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
>
济宁
>
科技

赵薇割韭菜!剑指"割韭菜的赵薇" 这位"犀利姐"其实一直很犀利

来源:金网整理

  “犀利姐”樊芸火了。

  当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面,她剑指“割韭菜的赵薇”们,让大家记住了这位敢于直言的代表。

  事实上,这位上海团有名的“犀利姐”风格一向如此。她曾“三问”转移支付,让财政部有点“怕”她;她连续追问“网约车”,交通部来听取她的建议;她曾代表中小股民发出“四问”,证监会邀她面谈……

  耿直建言,多少是要顶着些压力的。这需要锐气,更需要勇气。在全国人大培训班上,樊芸发言短短几分钟,全场5次掌声。一进电梯,就被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们团团围住。他们问,当代表有啥秘诀?犀利姐说,“要敢于直言,只要你觉得是对的。”

  她向总书记谈“互联网反垄断”

  樊芸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上海团,你一眼就能在鲜亮的颜色中认出她。她语数飞快,说话又一针见血。

  2017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上海代表团参加审议。樊芸是第四个发言人,那天她谈的是税制改革和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问题。

  彼时,互联网金融正如火如荼,樊芸却嗅到了“危机”。她建言,要防范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目前有问题的P2P平台不少,涉及跨行业、跨部门监管,而目前由于职能交叉、九龙治水,监管现状不是很有力。”她当场建议,要加强执行力度,特别是监管部门要形成合力,达到无缝监管。

  一直关注互联网行业发展趋势的樊芸,特别提到了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问题。她认为,互联网形成了不少行业巨头,垄断现象也加剧,不利于互联网中小企业的发展。建议研究互联网行业反垄断,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营造互联网空间。

  “提这个建议,我是有底气的,之前做了整整一年的调研。”樊芸说。2年过去,互联网反垄断依然是她提交建议中的关键词。

  连续监督“网约车”

  那次会议上,樊芸还向总书记提起了网约车。“网约车亲民、便捷,一开始推出很多优惠政策,但被市场广泛接受后,出现了损害消费者利益的经营行为。”樊芸说,约车设置“加价”功能,特别是春节期间,乘客不加价根本打不到车。很多老人站在街头,眼睁睁看着空车呼啸而去。这种现象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出租车是不可能随意加价的。后来有关部门找公司谈话后,网约车取消了加价行为,但变相收取调度费等行为依然存在。

  樊芸建议建立互联网行业反垄断投诉机制,“政府要规范网约车的运营行为,引导其价格标准,引入行业协会的监管。”

  总书记笑着回应了她提出的有关互联网问题,“这里就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他们接得住。”

  2018年全国两会,樊芸再次监督网约车,还提交了一份关于制定《网约车管理法》的议案。

  5个月后,她受李小鹏部长邀请,赴北京交通部参加深化出租车改革会议。当时正值网约车恶性事件频频曝光,令人担忧。

  连续监督网约车,樊芸是顶着一定压力的。“由于法律案立法进程较长,我希望能够加快立法调研的步伐,尽快启动全国人大立法程序。”

  为履职,曾三过家门而不入

  去年三月,樊芸又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2018年3月5日举行的上海代表团全体审议上,她接连向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提出4个问题,分别与“强制退市”“独角兽企业回归”“严格发审会成员屏蔽制度”“业绩变脸”有关联,并当场提出“刘主席能否解答一下”。

  会后,刘士余热情邀请她到证监会面对面沟通。3天后,沪深两地交易所出台了严格强制退市的实施办法。“执行力之强,速度之快,是我没想到的。“

  之后,她和另外两位人大代表一同来到证监会。在那天的会面中,代表们提出的问题,都得到了坦诚回应。对她提出的“‘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要严格把关”的建议,证监会表示,已成立专家委会进行把关。

  因为敢于直言,樊芸收获了一批粉丝。不过,她也更忙了。履职活动最满的时候,她曾三过家门而不入。

  2018年,她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员,亲历了沪西铜川路水产市场案。“那天深夜我参加完中央统战部建言献策会议,深夜临时接通知,要我从首都改道赶赴南京,参加最高院第三巡回法庭庭审。”当时温度零上5℃,到零下5℃,樊芸复发感冒,被冻得发烧7天。

  历时20年之久的此案最终以调解方式圆满解决,其中人大代表的呼吁、推动功不可没。樊芸说,“我从上一届就开始关注、监督此案,作为人大代表和最高法监督员,义不容辞!”

  人民日报谈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说到了规范市场的点子上

  3月9日深夜,人民日报官微发表评论称,”当着证监会主席的面,人大代表道出了股民的心声,说到了规范市场的点子上。战胜忽悠,需要的正是这种动真碰硬的“不忽悠”。直来直去,解决问题就可以少走弯路。犀利“开炮”,更要精准靶向。多些落地有声,少些猴年马月,好声音才能成为好制度、好政策。

  有意思的是,近日在两会上,人大代表樊芸面对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见解,表示,要严厉打击欺诈,操纵股市的行为,不仅是对公司强制退市的惩罚,还要加大对个人董监高,尤其是企业高管人员的惩罚,确认违法违规的,实施重罚,加重刑期,陪得底儿掉,倾家荡产,这样才有威慑力。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已经证明解决不了问题。电影女明星割韭菜,赚了几十个亿,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了60万元。因此不少代表商议要抓紧修改证券法。说实在的,在各方争议下,证券法的修改到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出台?是否可以先行出台法规,部门规章,灵活及时指导股市。

  《每日经济新闻》注意到,2019年1月17日,祥源文化发布公告称,收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17份《民事判决书》及相关法律文书。杭州中院对17名原告起诉祥源文化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作出一审裁决,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合计人民币48.8万元人民币。

  据原告代理人、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透露,经审理判决祥源文化支付原告王女士赔偿款、利息合计5.4万元,赵薇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不过,从最新的消息来看,赵薇和祥源文化对该项判决并不认同。

  2月16日,根据媒体的报道,2月15日股民诉祥源文化、赵薇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首例判决的原告代理人、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接到杭州中级人民法院通知,祥源文化和赵薇已经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状是邮寄送达,预计下周一收到。公告显示,截至1月19日,祥源文化共计收到511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含已撤诉案件1起),诉讼金额共计6054.19万元,其中17起已收到一审判决书,其他尚未开庭。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