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网-财经股票门户网站 文稿合作 QQ:1771378614 电话:18046439594
金网
>
济宁
>
财经

外资持股限制大“松绑” 咸鱼翻生的机会来了

来源:东方财富网

近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中国资本市场的高水平双向开放取得了新的进展。行业开放进一步扩大,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在今年分三段,分别在1月份、4月份、12月份全面放开。

业内人士认为,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将给国内带来增量资金、先进的技术和风控管理经验,有助于国内资本市场建设,引导市场投资风格的转变,也有利于内资金融机构提升综合实力、做大做强。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证监会已经核准了3家外资控股券商,分别为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和瑞银证券,已有23家外资独资私募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登记,共计发行产品65只。

据记者梳理,目前大和证券、星展证券等17家合资券商的设立申请排队待批。其中,大和证券日方股东的持股比例为51%,若大和证券设立获批,意味着第4家外资控股券商将出现,证监会已于2019年12月4日作出了是否受理的决定。

此外,多家外资资管巨头也摩拳擦掌,准备申请公募牌照,欲拔得头筹。

去年11月份,富达国际任命何慧芬为中国区董事长。富达国际表示,公司正积极准备在恰当时机提交公募基金牌照申请,当该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时,何慧芬将出任该公募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此前,贝莱德被传出考虑在中国寻求公募基金牌照,去年4月份,贝莱德聘请华夏基金原总经理汤晓东担任中国区主管。去年5月份,瑞银资管相关负责人表示,瑞银正在研究谋求公募牌照的计划。

与此同时,桥水等多家外资私募增加了其中国公司的注册资本。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我国境内共有44家中外合资基金公司,其中,鹏华基金、海富通基金、汇丰晋信基金等15家基金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为49%。

某资深公募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大型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国内,或许将带来核心技术。但是,对于公募基金公司来说,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产品业绩。外资机构进入后,投资国内市场的业绩如何还有待观察。

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取消后,首先,可以吸引国际大型金融机构来国内开展业务,可以给国内带来很多先进的技术、风险控制经验以及优秀的人才和业务的延伸,对国内资本市场的建设带来非常大的好处。其次,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也会加剧金融行业竞争,使得内资金融机构在竞争中提升自身综合实力、做大做强。最后,对于投资者来说,也多了更多选择,部分金融产品的费用也可能降低。

“外资金融机构可能先从资产管理做切入口,逐步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刘锋认为。

上述公募人士表示,即使外资金融机构进来了,对国内市场的了解有限,也需要在国内大量招聘金融行业人才,所以短期内资金融机构不必害怕。但同时,内资金融机构还是要练好内功,做好产品业绩和风控,增加市场竞争力。

“面对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国内金融机构不必过于担心。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以后,也只能做中国国内的业务,短期内国际化、跨境的优势很难马上发挥出来。单从国内业务来看,外资券商在对业务、客户营商环境和监管的了解上,与国内券商相比,并没有太多优势。”刘锋表示。

去年11月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出席证券基金行业文化建设动员大会时表示,2020年证券基金行业将全方位对外开放。证券基金机构要有“本领恐慌”的危机感,树立追求“高精尖”的志向,磨练“跟高手过招”的锐气,苦练内功,加强学习,不断提升专业水平和核心竞争力,加快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国际一流现代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随着金融机构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升,金融业市场准入迎来放宽,外资银行入股中资银行将再获“松绑”。日前,在由国新办举行的中美两国元首北京会晤经济成果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介绍,中方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分析认为,境外机构逐步提高对中小型银行持股力度的可能性会相对更大,对中资银行而言利弊共存。

迎持股上限松绑,银行股表现抢眼

单个境外金融机构持股中资金融机构不得超过20%这一红线,源于2003年银监会颁布的《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办法要求,单个境外金融机构向中资金融机构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20%。多个境外金融机构对非上市中资金融机构投资入股比例合计达到或超过25%的,对该非上市金融机构按照外资金融机构实施监督管理。

实际上,今年以来,我国在银行、证券等金融行业对外开放上进一步推动。据近日外交部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中方按照自己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将大幅度放宽金融业,包括银行业、证券基金业和保险业的市场准入。

“官方采用‘按照自己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的措辞,即意味着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放宽,尤其是金融牌照的放开将是稳步的、有限的放宽。”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李锋认为,金融业开放的节奏不会太快,基于风险可控前提稳步推进。

“持股比例的突破,将可能导致部分中小银行被收购兼并;放开市场准入,导致银行牌照溢价降低,降低行业进入门槛,使得银行板块无法继续保持高额的垄断利润,影响整个板块尤其是大行的未来利润预期。”川财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杨欧雯点评道,“从宏观角度看,更重要的是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让金融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降低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

广发证券分析师屈俊分析,外资准入进一步放宽,对中资银行而言利弊共存。外资准入放宽,我国银行业竞争将更加激烈,或将倒逼国内银行进行体制改革,有利于提高经营效率、改善资产质量等,进而增强经营的稳健性;外资银行一般较为注重发展零售业务且表现突出,在提供信用卡、财富管理等服务方面经验比较丰富,在产品创新、科技应用方面优势明显,外资准入放宽,或将加剧银行在零售业务领域的竞争。

受银行业准入放宽,外资持股20%上限将取消消息刺激,周一银行股表现抢眼,银行板块涨幅1.44%。

利弊共存,中小银行或被收购兼并

目前,在A股以及新三板上市的中资银行外资股东中,只有新加坡华侨银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分持有的比例最高,它们分别持有的宁波银行、齐鲁银行的股份达到20%。

另外,汇丰银行持有交通银行19.03%股份,是仅次于财政部(持股26.53%)的第二大股东。法国巴黎银行 (含QFII)持有南京银行18.85%的股份。上市刚满一年的杭州银行的第一大单一股东同样为境外法人,澳洲联邦银行持有杭州银行17.99%的股份。荷兰ING集团是北京银行的最大单一股东,持有北京银行13.64%的股份。

在登陆港交所的中资银行中,重庆银行和青岛银行的最大单一股东也为外资行。其中,大新银行持有重庆银行14.66%股份,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持有青岛银行15.33%。

在有上市预期的中小银行的股东名单中,出现了不少外资行“身影”。股份制银行中,渤海银行、恒丰银行其第二大股东均为外资行,分别是渣打银行和新加坡大华银行;而在厦门银行、成都银行、营口银行以及青岛银行的外资股东中,分别为富邦银行、马来西亚丰隆银行、马来西亚联昌银行以及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

不过,即使持股上限松绑,分析仍认为外资难以短期大幅度提高持股比例。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银行业等规模体量较大,外资提高持股比例的资本金要求较高,境外机构大规模持股国内大型银行的可能性不大,但逐步提高对中小型银行的持股力度的可能性会相对更大一些。

竞相套现,外资行股东近年爱撤资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外资行股东从中资行减持的信息也是频频见诸报端。

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外资银行开始大举投资中资银行,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银行增长点转型,监管不断加强,多家外资行投资机构纷纷减持兑现以缓解外资行资本金的压力,包括花旗、瑞银、苏格兰皇家银行、美国银行、高盛、西班牙对外银行等在内的外资银行相继减持所持中资行股份进行套现。

最近的是澳新银行出售其持有的上海农商行20%股权。此外,彭海姆合伙企业持有的华夏银行21.36亿股A股。受让后,人保财险将持有华夏银行21.36亿股,持股比例为19.99%。

外资股东自身遭遇的经营困境及战略布局调整等因素,持股比例上限也限制了外资股东提高话语权的可能,让不少外资股东在近年选择撤出对中资商业银行的投资,以“出清”方式退出所持银行股权。比如,2016年2月,花旗将所持有的广发银行20%、IBMCredit将所持有的广发银行2.686%股份以196.84亿元出售给中国人寿。中国人寿在交易完成后持有广发银行43.686%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背景

从“狼来了” 到“错过黄金十年”

虽然抛售中资股权获利颇丰,近年来外资银行在华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近期,北京银监局日前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批准奥地利奥合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减少人民币营运资金16亿元。而近年来,外资行关闭网点、抛售股权、裁员的例子已不胜枚举。

与中资银行相比,原本以为是“狼来了”的外资银行,自2008年起,日子就不太如意,资产比重初显下降趋势。根据银监会数据统计,2015年,外资行总资产比重已下滑至1.38%。

有媒体用“失落的十年”来描述外资行这十年的发展。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称,外资银行机构在我国发展缓慢,原因有五方面,除了人才瓶颈、在华经营发展理念存在一定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使外资银行总部因噎废食和受网点所限外,就是“外资银行在华尚存一些政策壁垒,影响了外资银行的业务拓展能力和扩张速度。”其表示,我国对外资银行的持股比例限制和业务限制,虽在促进外资银行在治理、战略和财务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业务范围和牌照发放也制约了外资金融机构的发展。以银行业为例,外资银行分行经营人民币业务需要在华开业一年以上,设立营业性机构的总资产规模要求过高,此前对机构牌照也有限制,尽管目前已逐步取消,但外资积极性已不再,错失了外资在华设立机构的黄金期。

由于中国市场十分重要,外资机构纷纷表示看好并必须进入中国市场,然而即使持股上限松绑,外资银行通过参股控股取得更大的控制权,重新夺回黄金十年的路仍比较漫长。

图片新闻

返回顶部